妮菱讀物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聲起玉階看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钟廷执看过去,见果然是晁焕。
要是往日,他也不愿与这位进行争辩。可今时却是不行,有一些事他是无法退缩的。
他声音缓沉道:“晁廷执以为,钟某何处说得不对?”
晁焕道:“当下评议的乃是张守正之功,以及他能否以此携功为廷执,与他此前担任何职有关系么?
过往诸位道友升任廷执之际,也从来没有说必先卸脱诸般名位的,又岂有拿此作为条件的道理?
莫非我玄廷名位还能交易互换不成?
我以为,钟廷执便是对张守正所兼名位有异议,也当是在张守正升任廷执之后的事了,眼下两者无需混为一谈。”
风道人无比赞同,道:“晁廷执此言有理!”
钟廷执神情一沉。
他之所以要张御卸去这两个名位,那是因为守正常摄此职掌握了征伐内外的权柄,而玄首则是负责镇守一方,这彼此间分开还好说,可现在偏偏合于一人之身,若是张御再成为了廷执,那么几乎是从上到下,并由内到外将诸般职权都是贯通了。
更不用说守正宫在各地都是守正驻地,还有部分监察之权,张御一旦成了廷执,那么有时候甚至并不需要通过玄廷,就能直接把自己的道念贯彻到一洲之地乃至更为广大的范围上去。
不说这里所握有的权柄和所能造成影响实在太大了。
这极易左右廷上的平衡,他必须设法在张御成为廷执之前将这两个名位摘取掉。
要是如晁焕所言等到张御成为廷执后再做之事,那就十分麻烦了,到时候张御要是自己出面反对,还能行得成此事么?
若是再有两个与他交好的廷执和他意见一致,那么恐怕连廷决都没法过去。
光从眼前看,廷上在座支持张御的人有不少,所以这等事是极可能发生的。
但可这话不能明着说,他只能拿住其中一点,道:“晁廷执,钟某所言,并非无理搅拨,似以往各洲玄首升任廷执,那都是主动交托了各自名位的,故此与交换无关,而是遵循玄廷上下之礼序。”
玄首来上层担任廷执,无不是主动卸位,这是因为这本就是升任,出来任职的玄尊若是能去玄廷执掌权柄,统筹大局,少有愿意待在一方洲域之中的,自不会恋栈不去。而即便是那些不愿去往玄廷的,也不会让其在一处洲域待得太久,一样要去位。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张御这个镇守之位有些独特,他本来就是兼任,占此名位也不过数载,要是廷上出于府洲稳妥的考虑,让张御再兼顾几载甚至十余载都是有可能的,这就与他的意愿不符了。
晁焕道:“正如钟廷执所言,以往玄首升任廷执,卸去旧位皆是遵循礼序,皆是自然之事,这等事从不值得提及,为何轮到张守正了,钟廷执偏要拿到廷上来说呢?”
他看了钟廷执两眼,忽现恍然之色,玩味点首道:“我明白了,看来是钟廷执要卸脱张守正镇守之位是假,拐带着去拿常摄守正之名位才是真,钟廷执,你好打算啊,怪道你如此擅长推算呢。”
钟廷执不作声。
他的确是还有此等打算的。
东庭镇守与守正之位互不相干,而他将这两位名位放在一起说,就是想让张御主动卸脱。
可常摄守正之位乃是五位执摄授下的,连玄廷亦不能夺,但要是以大义名分压迫,却是有可能让张御自行卸脱的。
崇廷执看了看场中,出声道:“晁廷执,钟廷执之所以如此说,那是因为张守正不同于以往玄首,其兼任名位有些特殊,故需事先行理清,而晁廷执这般说,莫非是能确保张守正卸脱玄首名位么?”
晁焕目光撇向他,道:“晁某已是说过了,此番论功,并非交易,岂可拿来互换?晁某可没有这等权柄。
他又笑了笑,“若是这般都可行,崇廷执你去廷执之位,晁某定然可保张守正放弃镇守名位,以此做个互换,崇廷执以为如何?”
崇廷执道:“荒唐!这岂可一概而论?”
晁焕悠悠道:“对啊,这岂可一概而论。”
超棒的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聲起玉階
陈廷执方才一直没说话,这时看向座上,对着首座道人言道:“首执,今日既是论功,就不当再论及他事,有些事情其实本可容后再议,不过钟廷执既然提及了兼任名位一事,那么陈某在此也说一个建言。”
首座道人颔首道:“陈廷执请说。”
陈廷执看向诸人,道:“观诸位方才言语,皆是认可张守正提任廷执之议,疑问只是落在张守正其余名位之上。
陈某以为,诸位廷执皆有职司在手,平时各自分顾一方,张守正若是成为廷执,那必也需掌握一方职司。
而我玄廷,征伐内外之敌,向来交由守正责理。守正之间互不统属,各行其事,盖因为以往天夏疆域广大,内外事机复杂,再加上传联不易,所以一有事机,必须立时前往,根本不及通禀廷上或是同道。
而如今却是不同了,张守正立下了训天道章,可以随时通传玄廷,此碍难已是不存,早可并合为一。
故我以为,这守正之事宜也改一改了,不若就借此机由,将此设置为一方职司,张守正若担任廷执,那么暂可将此交由他来分理。”
众廷执心下一想,都觉得此事似是可行。
这个解决之法很高明,其并不使得张御所拥有的两个名位不再冲突,而是彼此融合了起来。若是张御执掌了这等职司,那么守正常摄的权责自也是被涵盖入内了,这就不是什么值得争议之事了。
这个矛盾也便解决了。
陈廷执继续言道:“至于那镇守之职,陈某亦要说一句,诸位可信任以往那些玄首,为何不信任张守正呢?”
众人都是点头。
陈廷执这一番建言仿佛宰剖骨肉,刀过自分,将事情立刻分理的明明白白了。不必想之前那般纠缠不清了。
钟廷执沉默不言。
他认为这里仍是有问题的,张御真掌握了守正职司,眼下的确看着很是妥当,可在他之后呢?若是廷执之间职司交换,其常摄守正又当如何,不会埋下后患么?
可是陈廷执这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因为此建言既不会侵夺其他廷执的职司,反而还理顺了守正之事,这是许多廷执都愿意见到的。
所幸按此言来说,令张守正将东庭玄首之位卸去是有极大可能的,这方面他走下一步棋,这已算是收获了。
陈廷执见廷上无人出声辩驳,便对座上打一个稽首,道:“首执,张守正提升廷执之事,不若便就按以往之例廷决?”
首座道人颔首道:“兹事体大,便按例廷决。”
玉素道人第一个提议此事,自是立刻拿起玉槌,敲了一下案上玉磬,悠长磬音霎时传遍云海。
风道人此刻也没有如以往那般歉然,他是第二个拿起玉槌敲动玉磬的、随后戴廷执、竺廷执等人陆续敲响玉磬。
陈廷执这边也是稳稳敲响玉磬,晁焕、韦廷执二人跟随在后。
钟廷执等人这边也没有反对,单就张御担任廷执这件事而言,其人功行功绩都是足够,他们没有理由阻拦,故也是敲响了玉磬,
首座道人见此,也是伸手出去,持玉槌落定磬上,林廷执和武廷执二人见此,亦是先后敲动磬声。
至此,玄廷一十三位廷执皆是同意举张御为廷执。
首座道人缓缓言道:“既然诸位廷执皆无异议,此议便即定下。”
守正宫中,张御在结束了与金郅行的交谈之后,就在内殿之中设法重理观想图。此需先将玄浑蝉化散之后,再重作定化。
放在以往,这等事本来需用较长时间。可在摘取上乘功果之后,观想图哪怕在斗战之中被打灭,都是可以瞬时归来,丝毫不会有任何耗损,故是这回他“命印”化入进去时,整个过程没有遇到半分滞碍。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聲起玉階分享
而当观想图重新化成的那一刻,他却是心中微微一动,在斗战之前,他曾感得有一玄异在生出,因为“玄异”循机运而生,有可能出,也有可能不出,甚至有可能一直如此下去,所以他并并没有再多再理会。
可没想到,就在观想图重新化定的这一刻,这个玄异却是生了出来。
正在他想仔细分辨一下这玄异为何之时,却感得整个守正宫隆隆震动起来,便见一道金光自天穹之上落来,直直降在守正宫大殿之内。
他眸光微动,便从座上起身,自里走了出来,抬首一看,却见玉素道人站在那里,其人手持长尺玉圭,又一手托有金光诏旨,身着玄袍,头戴玉冠,其人肃容道:“张守正,玄廷传诏,请前听谕。”
张御见这回传诏是他到来,而非明周道人传诏,且又是这般阵仗,心中微微一动,隐有所感,他抬手对袖一合,揖礼道:“御领诏。”
玉素道人打开诏旨,言道:“玄廷守正张御,扬名宏法,训章辟道;教化神方,礼规元都;临危受命,断乱机于虚宇,斩玄敌于域外,有殊功于天夏!今授金册,玄服,赐天圭、夏印,请任廷执,维理昭命,永为德彰!大玄历三百八十九年十一月十五。”
念罢之后,他将诏旨一合,双手托起往前递去,道:“张廷执,请接诏吧。”
张御一揖之后,直起身来,他振了振衣袖,缓步走上前去,抬袖而起,便将这一份诏旨拿入了手中!
……
优美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聲起玉階看書
……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