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熱門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八百零九章 腳邊開出血紅色的花推薦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精神之海中,一股意识进入阿烛体内,如落大海般潜入其中。大海宽阔,夏萧在里面呼唤着阿烛的名字,轻声而宠溺,又有几分焦急。她现在迫切想得到阿烛的回应,可这个简单的要求,要想实现并非那么容易,因为他已尝试许多遍,显然没有一次成功。
漆黑的世界中,夏萧找不到路,但和以往十数次一样没有产生放弃的念头,对着四周朗声喊道:
“阿烛,你在哪?”
“我在这!”
这次,夏萧终于得到回应,为了这句话,他等了许久,此时终于如愿以偿。可狂喜之余,四处环顾,还是找不到阿烛的身影。夏萧匆忙去找,极为焦急,却只是在这片世界绕圈,不知阿烛究竟在何处。
“在这儿呢!这边!”
阿烛在一地挥手,呼叫着夏萧过去。同时小脸上满是兴奋,夏萧终于来找自己了,她等了好久好久。
阿烛身前,立着一位身材高大且瘦弱的男子,皮肤略显晄白,似久病难医,可一举一动中,皆有无穷强横之息,令人不容置疑他的实力。
男子看向一旁的夏萧,他还是一人在原地打转,听着阿烛的声音大致判断方位。这个天真烂漫的女子知道夏萧感知不到此处,也看不见她,但还是不断招手,不断指引,似相信他一定会走到自己身边。
“你可知他进不来此处?”
男子高深莫测,刚说完,夏萧便穿过一层桎梏束缚,站到阿烛身前。
这等情况倒是打脸,可夏萧和阿烛抱在一起,彼此心意,倒是令其得到些慰藉。自己的一道神识,能于乱世得到一份这样的感情,倒也少见。可他并不看好,只是长时间注视夏萧,似为阿烛把关。
这一注视,夏萧被直接看穿,体内的一切都被看得一清二楚,没有丝毫隐藏的余地,体内藏有阿烛力量的事也显露出去。除了这些,夏萧还有不少特点及奇异之处,可在男子眼中,只不过是个平庸的凡人。
夏萧紧紧抱着阿烛,想带其回去,稍不留神便将其勒疼,而后注意到身边这位与常人有异的男子,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恭迎主神大人。”
男子长相俊逸,有神灵高尚之气,只是仿佛被病魔缠身,脸色极为不好,眼圈有些疲乏带来的乌色。可其中一对血红的眼眸似血池般深邃,令夏萧撇过一眼,不敢直视,目光再低几分。阿烛倒显得十分随意,甚至见到血神的眼中有几分意外。
“你知道我?”
“小生所在学院也由一位主神创建,所以听说过阿烛和您的关系。”
血神若有所思,大致明白,嘴角微妙的情绪令人捉摸不透。他只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本以为会是一场孤独的旅程,没想到正神他们,兴许会理解自己为何这么做。因此,他交代道:
“我在做一件极为危险的事,帮偌大宇宙恢复平衡,我和自己的分身散布六千个不同等级的世界,归零范围共三百亿人,不包括其余生灵。原本大荒也在我的归零范围中,可现在看来,的确可以给自己留条后路。”
“什么意思?”
夏萧也没听懂,可不敢问,他没有阿烛对血神的熟悉感,不敢冒犯。可正视着阿烛的眼睛,血神只是摇了摇头,而后望向虚妄外。
“有很多存在于生命之外,可又掌管着生命。除此之外,还需维持世间万物的平衡。当天平太过偏向一方,就需外力将其修复,这股外力可能是无比强硬之物,乃至令生命消失,可无论如何,总需要一个人站出来。”
“听不懂。”
“没关系,你所要做的,只是过好自己的生活,我不会干预。此外,我已将你体内的神识拿走,只剩我的神源。也就是说,你我关系已不大,这股力量无论如何使用,都不会控制你的神智,只要你今后多加学习,便可将其灵活运用并完全开发。有这样一个人在你身边,我相信你不会滥用这股力量。”
血神觉得和阿烛说话很费劲,可这次她听懂了,前者所看向的夏萧也应道:
“多谢主神大人!”
虽说很多事夏萧都不清楚,一是血神口中的归零,二是万物乃至宇宙的平衡,可神识被拿走,便是意识完全独立。至于神源,夏萧用魔源来理解,乃是一股无比强横的力量,没什么害处。
这么看来,阿烛今后才是大荒最强者,以至于成为真正的神,和语尚言、起始大帝和雀旦不同!
其实这些对夏萧而言都不重要,他只在乎阿烛的安危,只要她在,他便安心。微微抬起头,血神有离去之意,二人告别,可他们之间再无可能见面。命数已定,血神将消散于宇宙中,为平衡献身。而阿烛作为他一道特殊的神源,将从此走上一条和他截然不同的路。
血神前来时间不长,只是刚把阿烛从沉睡意识中唤醒,否则她稍加激动,大荒生灵便会一同丧命。到时虽有冉冉升起的血色大球,犹如一颗太阳,可其上生灵也会消失。
和来时一样,血神当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只留夏萧和阿烛愣在原地。
“他走了?”
谨慎起见,夏萧问了一遍,见阿烛点头后,他连忙起身,抓住阿烛肩膀,双眼不停上下扫视。
“没什么大碍吧?他给你说什么了?”
“就说了这股力量是怎么回事,还有他的身份。”
“是三大主神之一?”
“嗯嗯,但曾经是,现在他离开神界了。”
这些事夏萧也只是问问,做不了任何干预。但阿烛没事就好,他心中的石头,终于能落下。牵起阿烛的手,夏萧一边嘟囔说吓死他了,一边问阿烛:
“和我一起回去,好吗?”
阿烛乖巧点头,进入这等状态前的胆怯浑然不见。她只是极为开心的拉着夏萧的手,说:
“现在我拥有保护你的力量了。”
“你会使用这股力量?”
“会了啊,和元气一样,释放出来就好,谁惹我我就把他的血液吸干!”
夏萧看阿烛笑嘻嘻的说出这话,没有半点毛骨悚然之意,反而觉得她还是老样子。不过这样就好,只要她平平安安,就算拥有的力量和以前一样也没关系。夏萧还会变强,现在的境界远不是终点。
两人牵着手,一同走在漆黑的路上,似前往无比美好的未来。星空下,黑海上,夏萧和阿烛一起睁眼,这一瞬间,夏萧感觉到了乾坤各地都有束缚解开,那是一根根血色的枷锁,将一切禁锢,此时一切又都解开。
大荒各处的薄薄血雾皆消失,一切生灵都不再像白日那么慌乱,似被某种力量压在心头,而是能安然在深夜入眠。
前往南方的天隆和天命俩兄弟见没了威胁,再次提升速度,于重重空间中穿行。可要想到达南海,还需要点时间。不过正好,免得扰了夏萧和阿烛的雅兴。
虽说失去很多,可当前彼此还在,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无论夏萧还是阿烛,都不能再奢求其他。就算阿烛的腰肢再柔韧,弯了那么久,此时都酸疼起来。她的身形下落,即便拥有无边的力量,却还是笨手笨脚的瞎扑腾。
不过有夏萧在,她只需漂浮,紧接被前辈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中,而后缓缓下落,站于海面。
不知何时起,海面泛起无数涟漪,处处开遍鲜红的花朵。它们开了又灭,只剩残损的花瓣飘散在海面,或被洒在空中,将海面渲染成一片红霞。夏萧和阿烛于其中对视,当后者抬眸,一眼万年,令夏萧暗忖。这些事,总算告一段落,而他,只有眼前这丫头!
张开怀抱,夏萧又紧紧将阿烛抱住,不忍放手,并细心问她:
“身体有哪不适吗?”
“没有,就是有点困,像很久没睡觉了。”
“趴在我身上,安心睡一觉吧!”
阿烛点了点头,被坐在海面的夏萧抱在怀里,就这样于微微荡漾的海面入眠。这种感觉,像回到儿时的摇摇床,令人痴迷于那种舒适感。
夏萧心里很乱,在这里只有庆幸喜悦之心,可去到陆上,便没了那么好的心情,他总是事先做好准备,因为还要安慰阿烛,这丫头情绪波动向来很大,他得照顾好。可该如何面对大陆上的一切,就算他当前都没有好的办法。
暗自叹一口气,夏萧捏了捏阿烛的脸,未来堪忧。
想归想,一直沉溺且情绪低靡又不是夏萧的习惯,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天亮。渐渐的,他也闭上双眼,开始小憩,可梦里,满是死去的亡灵在嘶叫,像这场战争,根本不是他们赢,而是输的不明显。
夏萧迷迷糊糊醒来,兴许是太累,抬头看一眼天,呢喃道:
“奇怪,月亮呢?”
互相依偎,一睡就是一整晚。等重新有意识时,夏萧和阿烛躺在海上,不再以星光为被,而是扯暖阳盖在身上。
阿烛初醒,可眯着眼,窝在夏萧怀里,用他身上的衣服挡在眼前,继续于松软的海床上睡觉。
他们此时的闲暇由无数生灵换来,而两头黑龙于光中前来时,并没有立即靠近,而是化作人形,停在不远处,等着他们醒来。可眼前的情形,实在太过骇人,令天隆俩兄弟感知许久,都没有找到除夏萧和阿烛外,第三个活下来的人。大海之下,皆是死尸。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