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桃李不諳春風-第690章 和離展示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王熙凤原本心如死灰,在看见贾宝玉进来的时候,猛然升起巨大的希冀。
王夫人要赶贾宝玉走,又令她心头一沉。
总算,贾宝玉不是那等子薄情之人,他留了下来。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绝处逢生的感觉。因此在贾宝玉沉吟的时候,她赶忙道:“宝兄弟,那些事都不是我做的,都是琏二,是他合着那起子娼妇来害我,都是他们害我,宝兄弟,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此时此刻,王熙凤的话中,才总算有了一丝弱女子的感觉。
却令贾琏大怒:“你自己做了那些脏心烂肺的恶毒事,还说别人害你?大老爷再不会过日子,总不至于家里连一点银子都不剩下,还有娇娘,她现在怀着我的孩子,要不是你对她生出歹意,先是坏她名声不成,然后就使出下毒这样阴狠的招式,你自己说,除了你,咱们家还有谁与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狠得下心下这样的辣手?”
“你……”
王熙凤头一遭体会到被人冤枉却无从辩驳的感觉。
看贾琏的样子,还真有人对那娼妇下毒了不成?但是这与她何干?
虽然她一早确实有致其于死地的打算,但是被贾母敲打了一下,她也算是暂时熄了对付对方的打算。
却不想,自己没有动手,还有人会对付她?
难道是平儿那小蹄子瞒着自己做的?不会的,那小蹄子的心好的跟什么似的,决计不会做这样的事……
纵然以王熙凤的聪明,一时也没有想通其中的道理。
因为她自己也是个母亲,她并不会想到有人会用自己的孩子为筹码来对付她。
她这也算是吃了不读书的亏,她若是多看几本野史传记,说不定就会明白,自己的孩子就是后宫对敌最大的筹码。
贾宝玉冷眼看着贾琏对王熙凤呵斥,等他说完,才问道:“娇娘?”
贾琏一愣,讪讪道:“就是我下扬州时带回来的女子,我,我已经把他领回府了,就住在我那边……”
贾宝玉了然,他一早就知道贾琏在城北养了一匹扬州瘦马,却不知道其名号。
没想到,连名字都与杜秋娘有些相似!
并不细想,贾宝玉迎着贾琏的目光,平淡的道:“琏二哥,做人做事,都得有些良心才是。
我不知道你与琏二嫂子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只知道,当日你与大老爷涉及附逆二皇子,在你自己拉不下脸面的时候,是琏二嫂子不顾自己的颜面,跪下与你求情,所以你才得以安然无恙的继续过着安稳富贵的贵公子生活。
便是寻常百姓布衣,都知道一饭之恩难报,更何况你与琏二嫂子之间还是多年的夫妻,她对你,是有活命之恩的,莫非你连这一点都不认?”
贾琏闻言略有羞愧,但还是坚定的道:“宝兄弟,不是我不顾念昔日的情义,只是她如今对我哪里还有半点夫妻恩情?
你不知道,在你去皇陵的期间我把大老爷安葬了,但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到灵前哭过半滴正经的眼泪,每回亲友们过来吊唁,问及她,我都只能说她在老太太那边服侍,要么说她病了……
唉,这些都罢了,如今她又接连做下这些丑事、恶事,咱们家实在是再难容得下她,还请宝兄弟明鉴。”
贾琏用尽量的客气的话娓娓道来。
贾宝玉听了,心头嗤然。正经眼泪?贾宝玉一点不相信,贾赦死了贾琏真的会伤心!
倒不是贾琏没有人性,而是贾赦活着的时候着实太过混账。
贾琏二十多年来受过无数次伤,甚至重伤。每一次,都亲出贾赦之手。
更不用说贾赦平时对贾琏的口吐芬芳之言了。
要说什么父子之间哪有真正的仇怨,那才是笑话。世间十成父子,三成有怨,七成有仇。
因此,贾宝玉看着贾琏,摇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琏二哥一叶障目,早已没有了公允之心。”
贾宝玉如此说了一句,便转头问贾母:“老祖宗,您老觉得,琏二嫂子这个孙媳妇,当是合格的,还是不合格的呢?”
所有人都看向贾母,王熙凤也是泪眼巴巴的瞧着贾母。
贾母叹了口气,道:“自然是合格的,至少比你琏二哥强多了。”
贾母也是听了贾宝玉的话,才慢慢想起更多王熙凤昔日的好,因此言语一点不勉强。
贾府有传,一个王熙凤顶十个贾琏,绝非空穴来风。
贾宝玉不理会贾琏尴尬的神色,转头又问王夫人:“太太呢,太太觉得琏二嫂子这个侄媳妇如何?”
王夫人眼神一眯,却也点点头:“她是个好孩子,比大多数人都强。”
贾宝玉敏锐的感觉到王夫人言不由衷,暗自摇摇头,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不过是迫害人心理罢了。药方的事,这辈子王夫人也不可能释怀了。
此时平儿被人带进来,从她的口中贾宝玉得知贾母派林之孝家的去抄王熙凤家底的事,他便道:“老祖宗,凤姐姐究竟有没有做那些事尚未可知,一切都是琏二哥一面之词罢了,还需要额外查证。
就算不考虑咱们贾、王两家的情意,如今家里也还有客人在呢,如此做着实不妥。
若是查出来是个误会还好,一但不是,那对我们家名声的损害,可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老祖宗不防先派人将林之孝家的叫回来吧。”
贾宝玉笑着,继续道:“老祖宗放心,孙儿在朝廷里做了这么久的官,不正经的案子倒是也审过了几个。这两件事老祖宗便交给我,不出两日,定然查个水落石出,还凤姐姐一个清白,也给琏二哥一个交代。”
虽然贾宝玉的建议,明显有回护王熙凤之意,但是贾母此时也反应过来得失。
就算王熙凤真做了不体面的事,也当家里悄悄商议处置,如何能像今日这般,大张旗鼓的宣扬?
因此让鸳鸯去将林之孝家的唤回来,一边道:“你说的也对。不过你和你们太太外头忙活了一个半多月,好容易回来了,正该好好休息。
正好你们老爷回家了,这件事,就交给他来查吧。”
贾母不知为何,也不想让贾宝玉多掺和其中的事情。
贾宝玉却笑道:“老爷怕是不惯理会这样的事的,还是交给孙儿来办吧。不过是两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孙儿手底下那么多人手,难道还就累着我了?”
说完贾宝玉就当贾母默认了,转头看着贾琏。
贾琏此时睁大了眼睛,不相信自己谋划了半日的动静就在贾宝玉几句话之间消弭干净。
贾宝玉明白他的心思,笑问道:“琏二哥觉得我说的不妥?还是觉得我会包庇凤姐姐?”
贾琏神色一变,面对贾宝玉的笑容,他浑身不自在,讪讪道:“宝兄弟做事一向公正公允,最是妥当,我自然没有异议。不过,不过……”
“不过,琏二哥还是想要休妻是也不是?”
贾宝玉见贾琏犹豫,笑着接道。
贾琏仔细瞅了瞅贾宝玉的神色,最后一咬牙道:“宝兄弟英明,我与她走到今日早已没有半分缓和的余地,退一万步说,就算最后这两件事不是她做的,我与她也已经恩断义绝,倒不如一拍两散,彼此安分。请宝兄弟成全!”
贾琏看起来决心真的很大,竟跪下相求。
贾琏深知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看样子贾宝玉包庇王熙凤包庇定了,他还敢如何?
也罢,既然她勾搭上了高枝,他确实已经奈何她不得,他也不想再夹在中间做这个剩王八,所以休妻他是认真的。
他相信,贾宝玉应该会答应。总不至于,他就喜欢令他夹在中间吧?
贾宝玉果然点点头,道:“琏二哥说的不错,两口子过日子是两个人的事,既然琏二哥对凤姐姐的误会如此之深,分开也好。
但是琏二哥可想好了,你说的那些什么不孝之类的罪名,可不大站的稳脚跟。
连老祖宗都说了,凤姐姐比你还好呢,她若是不孝,只怕琏二哥也差不离了,是也不是?”
贾琏心头不服。他列举的那些罪名,桩桩件件都是如实概括,还站不稳脚跟?
到底不敢违逆贾宝玉,只点头道:“那宝兄弟的意思?”
贾宝玉正色道:“凤姐姐嫁到咱们家这么多年,侍奉老太太一向尽心竭力,于我们家有大功,所以休妻是不当的。若是琏二哥决心不与她过了,就心平气和的写一份和离书来吧,从此好聚好散,各自安好。”
休妻,男方家以女子的不当,多半是七出的条例为由休妻。
和离不是休妻。
和离书是男女双方共同约定的契约,多半以双方家族原因或者双方性格不合为原因,约定和离,好聚好散。
虽然因为男女不平等的原因,和离之后女方同样会受人诟病,但是这已经是封建社会中,对女子最有利的离婚方式了。
当然,在贾宝玉看来都是一样的。不过他想着,王熙凤可能会比较在意,所以才如此。
贾琏面色有些难看,他心中有一股怨气,总不想这么便宜王熙凤。
但是看贾宝玉不容置疑的样子,他总算还是点点头,“好,我回去之后立马写好一份和离书来!”
说完他爬起来,与贾母等人各自一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看着贾琏如此决绝,王熙凤心中最后一丝留念也去了,她终于有力气起身,道:“和离可以,但是我要带走巧姐!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孩子落到那娼妇的手中!”
王熙凤以前舍不得离开,是舍不得离开贾家的权势和富贵,但是贾琏和王夫人,令她彻底死心。
所以,她现在对贾家再无留念,已经决心带着巧姐离开。
心中无所畏惧,话语也硬气起来。
贾母和王夫人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忽闻外头通传:“老爷来了。”
贾政进门,看着厅里的场面,愣愣道:“这是怎么了?方才我看着琏儿怒气冲冲的去了……”
贾政这般摸不着头脑的话,令一众人都默然起来,眼观鼻鼻观心。
贾母则恼火道:“你还知道问,家里就是走水了,只怕你还不知道呢!”
贾政原本正瞧着贾宝玉,就像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这个儿子一样,听到贾母的话也是半日才反应过来,然后告歉道:“知道宝玉……靖王要回了,原本我是准备在家等着的,只是临了几个同僚找我有事,这才出去了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贾政看了一眼脸上哭痕未干的王熙凤。
贾母也不再理会贾政,转头对王熙凤道:“我知道你委屈,但是我一早就提醒过你,是你自己不听才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如今,罢了……
巧姐的话,就放在我这儿,我帮你看着,绝对不会让她落到那等人手中的。
至于别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该是你的,你也都拿回去家去吧。”
贾母对王熙凤还是觉得有亏欠的。要是没有今日这事,贾琏要想休妻,她绝对不会答应的。
但是贾琏列的七宗罪,让她明白,再留王熙凤,对家里不是好事,所以才默许了贾宝玉的处置。
不过巧姐是贾家血脉,贾母自然也不会允许王熙凤带走。
王熙凤还要说什么,贾宝玉制止道:“你就放心吧,老太太会照顾好巧姐的,难道你还不放心?”
王熙凤嘴巴蠕动。
她倒不是不放心贾母,服侍了贾母这么多年,对贾母的人品还是很了解的。
只是贾母七十几了,万一她要是突然嗝屁了呢?
指望王夫人?
因此瞪了贾宝玉两眼,到底默认了将巧姐留下。
“什么巧姐留下,琏儿媳妇要回哪儿去?”
贾政仿若一个好奇宝宝,在旁边认真的问着。
贾母看了他一眼,对王夫人道:“这里没什么事了,你扶你们老爷回去休息吧。”
贾政明显不想走,他还有好多话想要问贾宝玉呢。
贾宝玉对他拜道:“恭送老爷,今日时辰已晚,待明日一早,孩儿再亲自来给老爷请安。”
“呃呃呃,靖王客气了,客气了……”
贾政忙着回了一礼,心里既忐忑又高兴。
贾母等人果然没骗他,宝玉还是那个宝玉,比以前看起来还要顺眼,唉,真是个好孩子啊!
然后也没理由多待,与贾母拜了一拜之后就和王夫人一起走了。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