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遼東之虎 愛下-第八百九十四章閲讀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这一点李枭还办不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朝廷的政令还得要官来执行,朝廷制定一项政令推行下去,不可能符合所有地方的情形。
就算是在辽东、山东、河北,政令也时有被篡改的情形。
“可朝廷只收取三成的赋税已经算是很重了,他们又增加到了七成,这老百姓还活不活了。”李枭看到那些百姓对于粮食的不舍,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呵呵!别的且不说,这一条板子可打不到这些官吏的屁股上。”史可法笑呵呵的看着李枭,李枭觉得这老王八蛋今天很欠揍。
“难不成还要打在我的屁股上?”李枭没好气的反驳。
“大帅您还真说对了,就是要打在你的屁股上。您知道这些官儿加的那些赋税都去哪里了?”
“去哪里了?”
“收入私囊其实只是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都进了国库。”
“国库?”李枭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些贪官辛辛苦苦贪来的钱居然能进国库?他们疯了?
如果不是史可法是经年老吏,对各级衙门里面那点儿龌龊事情一清二楚,李枭会认定老家伙在胡言乱语。
“对,就是国库。你还记得去年提拔的江西巡抚吧,凭什么提拔的?”
“江西大熟,想朝廷上缴的钱粮最多。这种政绩卓著的官儿,胡大昌升一个户部左侍郎是应该的。说实在的,如果户部的尚书不是艾虎生,他可以直接当户部尚书的。”
“就是嘛!
您也不想想,湖广熟天下足。这里面有江西什么事儿?苏松二府半天下,这里好像也没江西什么事情。
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你以为江西就好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这说的就是江西庐山!
就这么个地方,一年产的粮食超过苏松二府,超过湖广?
靠的什么?还不是搜刮百姓?
上报丰收,暗中将朝廷的赋税调到七成。自己少贪墨一些,把钱粮都给了朝廷。然后呢?他就升了官儿,成了户部左侍郎。”
“那江西百姓……!”
“胡大昌都当了户部左侍郎了,他才懒得管江西百姓的死活。明年开春向江西调拨一点儿粮食,就算是他胡大昌有良心了。
前边有车后面就有辙,都是官场上混了多年的老油条,这种道道学的快着呢。”
“该死!你们都知道是不是,就等着看我的笑话是不是?”李枭气得三尸暴跳。
政治果然是复杂无比的东西,当官儿的这些人单个拎出来都算是人精,找个傻子比登天还要难。
只要有空子,这些人就会钻营。为了往上爬掌握更大的权利,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李枭只是看到了贡献上来的赋税,只是派人勘察了府库,却没有想到这一层。这些老狐狸都他娘的是人精,居然没有一个人提醒老子,就等着老子栽这个跟头。
这都是什么人!包括眼前这个史可法,个个都是坏透了的家伙。
“您这可怨不到老夫头上,也落不到张煌言的头上。谁让你胡乱摆布各部人事,事前不和我们商量。一个户部侍郎,你说任命就任命了。
这也就是张煌言执掌朝局,如果是孙老在的时候,你会这样?张煌言心里多少怨言还没说呢!”
李枭这才想起来,张煌言曾经说过不要这样快的升胡大昌的官儿。当时自己还以为,张煌言又犯了看不惯东林党的老毛病,却没想到这一层。
可现在大错已铸,想要挽回可就难了。
“史先生,这件事情是我疏忽了。”面对这种极品老狐狸,李枭还是乖乖承认错误。这些老狐狸之所以没有警示,说穿了就是对自己独断专行不满。
一个人是玩不转这个国家的,一双手无论如何也压不住华夏神州。就算是朱家的皇帝,也不得不和士大夫们共天下。
虽然这么多年,积累了一定政治经验。可面对这些成了精的老狐狸,李枭还是有些稚嫩。
这些老狐狸甚至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什么。就是在一边看着自己犯错就行了!
现在李枭有些骑虎难下,胡大昌已经提拔了。江西藩库的账目也一定被抹得明明白白,现在要抓住胡大昌的尾巴,简直是难比登天。
现在想要阻止江南的官员们效仿,更是难上加难。毕竟,官员们升官发财的强烈欲望不可阻挡。
“喂,你们几个,干什么的。嘀嘀咕咕不像好人!路引拿出来。”李枭这边正在和史可法说话,一个穿着绿袍子螳螂一样的小官儿指着两人喝问。
这家伙说得是江南方言,李枭没听懂,史可法是南方人他听懂了。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倒霉蛋!
“我们没有路引。”史可法倨傲的看着这个九品芝麻官儿。
“没有路引?”九品芝麻官明显紧张起来,手一挥喊来周边的差役。那些差役拎着铁尺,棍棒将史可法和李枭围拢起来。
“哼哼!没有路引,非奸即盗。来人呐!给本官拿下。”管虽然不大,官威却很足。至少史可法觉得,这九品芝麻官比他的官威大多了。
“呵呵!老夫年纪大了,却并不好抓。要抓你就抓这个年青的,他比老夫年青,打起来也比老夫能打。”史可法捧了一下花白的胡子,努力证明自己是个战五渣。
官差们认为,老家伙是对的。李枭和顺子两个棒小伙,明显比史可法更加有战斗力。
“他娘的,你们这两个盗匪,居然敢来大爷这里闹事儿。”一个差役走过来,手里拎着铁尺。
还没靠进李枭三米,一颗子弹准确的击穿了他的脑袋。
子弹威力很大,脑袋被打飞了半个。红的白的喷出去老远,尸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抽搐。
枪声一响,百姓们四散奔逃。那个绿袍子的芝麻官也想跑,却被顺子一脚踹倒在地上。剩下的那些差役,也都被警卫连的人抓住。
“好汉爷爷饶命!好汉爷爷饶命!这些钱粮都给您,求您放小人一条生路。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的娃娃,求求您!”九品芝麻官跪在地上磕头。
李枭有些抓狂,这些家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求饶的词儿都懒得想,整个大明都是千篇一律。
估计都是说书的那里听来的!
不到三十岁的人,居然有八十岁的老娘。你老娘也是英雄母亲,五十几岁的人还能生出孩子来,少见!的确少见!
“闭嘴!这是咱们大帅的大帅爷,不是什么盗匪。再胡说,打掉你满嘴的牙。”顺子恶狠狠的踹了九品芝麻官儿一脚。
宰相门前七品官儿,顺子现在的军阶如果转换成民职的话,比这个穿着绿袍的家伙大多了。
李枭不说话,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抖成筛糠一样的小官儿。
“你跟我说实话,收上来的钱粮到底怎么分。如果说的是真的,我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如果说的不真,我把你吊在城门楼子上晒,一直晒到你身上长蛆才放你下来。”
李枭背着手,说话没有半分杀气。却让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冷森森的!
在江南流传着这位大帅的各种传说,当然负面的居多。说李枭一支箭就能射下来八只老鹰,一只手就能摔倒最强壮的公牛。
一顿饭能吃一头牛,饭后还得三个羊羔做甜点。一个人就能看顾一万头牛,在闲暇的时候没事干,就去草原上找最可怕的恶魔大家。
一头恶魔被他扔进了北海,躲在海底下不出来。一头恶魔被他架在最高的山上,想起来的时候就去揍一顿。
他清晨要吃两个少女的心,中午要吃四个强壮男人的心,配以鲜血,晚上不吃人,他需要换口味,吃掉一整头牛之后,就要六个最美的少女侍寝,不合心意的会成为他早上的餐点。
李枭很肯定,这一定是蒙古人留下的段子。
这年月,大部分人活得相当闭塞。好多人一辈子都生活在村子十里之内的地方,在好多南方人的眼里。北方就是草原和沙漠!
李枭就曾经看到,有人对京城居然有树感觉到惊奇。听到那人满口流利的粤语,李枭就丝毫不惊讶了。
这位九品芝麻官儿显然已经知道李枭的身份,现在浑身抖得像是打摆子,嘴唇哆嗦半天吭哧不出一个字来。
这就没办法了,显然这家伙随时都有心脏骤停的可能。
“你!过来。”还是史可法有办法,一指负责记账的主簿。
别人不知道这里的猫腻,主簿是一定知道的。因为这家伙得负责记账!
这种账本,一般都是阴阳两笔账。一份账册是糊弄朝廷的,另外一份才是真正的账册。
“大……!大……!大……!大人。”主簿哆哆嗦嗦的走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你说说,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进项是给朝廷的,又有多少是你们私吞了?”史可法语气尽量温柔一些。
如果这个再吓傻了,那事情就麻烦了。那些差役知道的有限,从他们嘴里掏出消息的可能性不大。
消息很快就会传扬出去,到时候县里的那些官儿跑了,又或者坚决一点儿的立刻畏罪自杀。那他娘的线索立刻就会断掉!
还好!眼前这个主簿虽然也吓得浑身发抖,说话却还没什么问题。
“回!回……回大人的话,小人……小人知道的不多。”
“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只要是真的,可免你一死。”李枭发现自己的权利的确已经大到了没边儿。
因为从他嘴里,经常能够听到生死之类的话。
一言决人生死,这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呃……!收上来的这些钱粮,八成是要进国库的。这是府台大人定下的死规矩,剩下的两成才是我们这些人的进项。
府台大人说,今年各省缴纳的钱粮数量都在增加。我们江苏一向是纳粮纳税的大户,不能……不能落到其他省份的后头。
两江总督杨大人年后可能会进京履职,大人们都贼着两江总督的职位。有消息说,谁给大帅进献的钱粮多,这个职位就可能落到谁的头上。
江南的各位制台大人们,都争着抢着多缴钱粮呢。”主簿刚开始还战战兢兢,到了后来越说嘴皮子越利索。李枭有时候听不懂当地方言,还得靠史可法翻译。
一席话说的李枭心头发颤,现在逼着人家缴纳钱粮。到了开春就会闹饥荒,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饿死,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
“走,咱们去县城。”李枭吩咐一声拔腿就走。
“大帅,这些人怎么办?”顺子看着九品芝麻官儿,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带上。
“带上,去县衙每人打三十大板,然后开革掉永不叙用。至于他……,挂到城门楼子上去。身上不长蛆,不许放下来。”
李枭恨这个九品芝麻官儿刚刚盘剥百姓,也就下了死手。
那位穿着绿袍子是九品芝麻官儿,立刻吓得泥一样瘫倒在地上。顺子让几个差役轮流抬着赶奔县城!
到了县衙,县太爷显然还没有收到风声。正在县衙后院里面,和自己的妻妾看戏。忽然间涌进来一群人!
“他娘的,这里是县衙你们想造反吗?滚出去。”在一旁陪着看戏的捕头,指着为首的李枭喝骂。
“毙了!”李枭一声吩咐,顺子甩手就是几枪钉在捕头胸口。
鲜血迸飞之下,女人的尖叫声响成一片。
县太爷吓得钻在桌子下面,嘴唇哆嗦青紫一片。
顺子伸手把县太爷从桌子下面捞出来:“跪下!”
“好汉爷爷饶命!好汉爷爷饶命!小老儿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老朽一码。”县太爷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样。
李枭看了看天叹了口气,这他娘的都一个台词儿,就不能换换花样?看起来,这位县太爷平时除了看戏,也没少听书。
低头看到那家伙花白的头发,还有旁边十几岁小妾。或许,这老王八蛋说得是真的。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