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明明是喜歡顧餘的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天子新丧,百官守灵。
今夜的皇宫点满了白色宫灯,高僧敲着木鱼做法事,群臣和宫妃们身穿丧服,恸哭声不绝于耳。
顾崇山独自待在内殿。
他坐在顾余生前睡过的龙榻上,注视着弟弟生前亲手养的一株金山茶花树,仍旧没能缓过神来。
殿外。
勤丰提着食盒,一脸苦恼地对南宝衣道:“南姑娘,主子不许我们进去打搅他,可他已经一天没用膳了。要不,要不您进去给他送膳食?主子在意您,定然不会赶您出来的。”
南宝衣也很怕顾崇山。
她望了眼紧闭的门扉,念着顾崇山为她率军南下的那份情谊,只得接过食盒。
她正要硬着头皮推门进去,想了想又对勤丰道:“我白日里就跟摄政王说过,要他提防南胭。如今天子新丧宫中混乱,你们千万要做好准备。南胭那个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勤丰笑笑:“南姑娘放心。”
南宝衣这才推门而入。
内殿只点着一根白蜡,顾崇山坐在幽微的光影之中,伸手摆弄佛桌上的一株金山茶,看不出情绪。
她轻声道:“来给你送膳食。”
顾崇山拿手帕仔细擦拭山茶花叶,淡淡道:“我如今无心用膳。”
南宝衣放下食盒。
她望着那株金山茶:“是你弟弟生前种的吗?”
顾崇山:“嗯。他生前没有别的嗜好,就喜欢侍弄花草。”
南宝衣注视着金山茶。
顾余幼时身中剧毒,因为寄人篱下没法儿解毒,最后成了个神志糊涂的小怪物,除了在顾崇山面前乖巧听话,其他时间都暴躁易怒。
可真正的顾余,其实就只是个安静病弱的少年,没有纨绔子弟斗鸡走狗的嗜好,也没有酗酒斗殴的习惯。
如果不曾远赴千里成为质子,他应当会是个清贵良善的亲王。
南宝衣想着,伸手摸了摸那一株金山茶:“他养得很好,结了很多花苞,开花时定然很美。这一株金山茶,能活很久很久,摄政王,这该是他留给您的礼物,可以陪伴您一辈子呢。”
她想安慰顾崇山,可顾崇山的眼眶却再度泛红。
他轻抚着那些花苞:“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他的语调如此伤感,令南宝衣也情不自禁地跟着难过。
正不知如何是好,殿外突然远远传来嘈杂声。
嘈杂声渐渐逼近,间或有铺天盖地的军靴和兵戈声。
勤丰“哐当”一声闯进寝殿,小脸煞白:“主子,禁卫军统领安以淮造反啦!他率领五万禁卫军控制了皇宫,把文武百官都围在灵堂里面,如今正朝咱们这儿赶!说是要清君侧,要扶持小皇子登基称帝!”
南宝衣咬牙。
不必多想,定然是南胭在背后指使的。
趁着百官为天子守灵,突然来这么一击,果然令人防不胜防!
她着急地望向顾崇山:“摄政王?”
顾崇山也算枭雄。
她不愿意这般枭雄,死在南胭手里。
顾崇山面色淡淡,像是早已料到。
他仍旧缓缓擦拭山茶花叶,眼睛里的情绪却多了几分阴鸷,像极了当初在盛京西厂时的杀戮模样。
南宝衣还没来得及问他是否留有后手,军靴声骤然响起。
无数禁卫军涌进内殿,团团围住了几人。
他们很快让开一条路,安以淮大笑着走了进来。
他志得意满地扫一眼顾崇山:“今日天子新丧,理应由皇子继位,眼看新朝开辟在即,摄政王把持朝堂多年,如今也该是让位让权的时候了……毕竟,如您这般残缺之人,在别国都是要入宫为阉人的,岂有脸面坐在高位?”
他的口吻盛气凌人,仿佛已经将顾崇山踩在了脚底下。
南宝衣听得直蹙眉头,脆声问道:“可是南胭指使你的?”
安以淮望向她。
少女多娇。
他眼底掠过喜爱和垂涎,不阴不阳地笑了几声:“你便是太后娘娘的妹妹?果然生得很美,今夜过后,我便向太后娘娘讨要你。”
南宝衣后退半步,满脸嫌恶。
安以淮不愿再拖延时间,果断道:“摄政王顾崇山把持朝堂谋害天子意图谋反,来人,把他给本将军抓起来,打入天牢!”
南宝衣呼吸急促,下意识拽了拽顾崇山的袖角:“摄政王……”
顾崇山终于擦拭完所有的山茶花树叶。
他收起手帕,淡淡地掀起眼皮。
狭眸里流转着杀意,周身那内敛悲哀的情绪,也逐渐化作锋利的侵略气息,像是又回到了在盛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九千岁。
他薄唇轻启:“就这?”
安以淮愣了愣:“什么?”
顾崇山:“本王还当你们有多大能耐,没想到,仅仅如此而已。区区五万禁卫军,也想从本王手中夺权?”
安以淮不悦:“你已是穷途末路,怎敢对本将军放狠话?!”
顾崇山站起身。
仅仅一个起身的动作,却令那些禁卫军骇然地后退两步。
顾崇山捻着佛珠:“这两年来,本王吃斋念佛久了,竟叫你们忘了本王的手段……”
安以淮的手死死按着腰间刀柄:“你被围困,还能有什么手段?老老实实投降,本将军若是高兴,兴许会饶你一命!”
话音刚落,一名部下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将军,大事不好,黑甲军突然进宫,已和咱们的军队交起手来!”
安以淮脸色骤变。
黑甲军是顾崇山的御用军队。
虽然数量只有五万,但每个士兵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以一当十。
他们原本该镇守在城南,哪怕知道宫变的消息也该是天明之后,那时候早已生米煮成熟饭,任他们再强悍也将无可奈何,可他们怎么会突然半夜进宫?!
顾崇山……
难道一早就料到了他们宫变的计划?
顾崇山看一眼南宝衣。
也是她提醒得早,叫他提前作了部署。
他轻声:“解决完他们,给你奖赏。”
南宝衣并不在意奖赏,心里想的只是南胭。
这个时候,南胭是否在等待事成的消息?
明明是喜欢顾余的,又何至于做到如此地步?
……
贵妃殿中。
南胭簪着白花,安静地坐在贵妃榻上。
远处隐隐传来厮杀声,她握了握放在膝上的双手,秀丽妩媚的小脸是苍白而平静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出自东晋大司马桓温之口,表达岁月匆匆催人衰老英雄迟暮,用在本文其实不算很合适,但我很喜欢那个意境

Categories
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