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第八百二十二章 故人故都相伴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来时山脚下,我看到陈靖了。”
庙门香客进进出出,走过碎石铺砌的路旁老松下,石桌石凳清茶热气袅袅,身形胖大的和尚放下扫帚,在说话的书生对面坐下,也不客套,伸手抓过那茶水饮了一口,放去桌上,空空的杯底缓缓自行续满。
法净笑呵呵的竖起法印朝对面微微低首。
“谢陆道,友请茶。”
这位出家人性子洒脱,随意道谢一番,便笑了起来,目光投去山崖铁索桥对面,看着盘山而行的香客游客,方才回了陆良生刚才的话。
“那位陈,施主,五年,前来的,万佛寺,原本,想要,出家,被方丈拒,绝,红尘心,未断,烦恼心,未静,入不,得空门,他便,在山下,每日为人,挑货,分,文不取,贫僧有次,深夜下,山,见他独,坐枯树上,看着夜,空痛苦,流泪,想来也是,长情之人,就叮嘱了,山下人不,得扰他,与人挑,货分忧,不过,赎罪,罢了。”
“原来如此。”
陆良生点点头,茶杯放在唇边,看着崖外对面山腰上来来往往的身影,大抵猜出陈靖关押了十五年被释放出来,也知道那位叫小雪的姑娘化为补天石,以此告诉他该走什么样的路,而不是整日想着复仇。
“每个人在这世间都有着自己的缘法,既然陈靖选择万佛寺,自有他念想,就由着他吧,偶尔看一看天也好,心里总有一个可以寄托的地方。”
胖和尚点点头,同意书生的话语,不过两人一个佛门高僧,一个即将离开人世间,唏嘘一阵,便不再这件事上纠缠说下去。
“大师。”见到故友无恙,在寺里待的还算如意,陆良生心里高兴,但自己要离开这里的事,终究还是要跟对方做一个道别。
“……在下,不日将离开了。”
‘离开’二字咬的较重,嘴上不便,但和尚心如明镜,岂会听不出?沉默了一下,竖印低首,道了声‘阿弥陀佛。’胖胖的脸上,挤出笑容。
“贫僧在此,先恭贺陆,道友了。”
“我刚从杭州过来,临走时,遇上你师弟法海。”陆良生跟着轻笑,从袖袋里取出之前船上画好的地图,放去石桌,“告诉他西行,传播中土佛法,大师觉得,你师弟会去吗?”
法净愣了一下,看着石桌上那卷画,脸上笑容化作苦笑,还是伸手将画拿过来,“陆道友都,开口了,何许,还问贫僧,他必然心,动会去的,这地图,我便手下,代为转,交给他,想来不,出半月他就,会来万,佛寺索取。”
该说的话说了,想见的人也见了,陆良生起身告辞,走去铁索桥头,身后法净忽然开口叫住他,回头看去,和尚双手合十,躬身礼佛拜下来。
“陆道友,保重!”
“保重!”
陆良生放开缰绳,双手交叠躬身还去一揖,这一见后,怕是再难有机会相聚了,缓缓直起身,收拾心情在传来的佛号里举步走离开,一路下去山脚,原本想见一见陈靖,也不知对方刻意躲着,还是在别处,下来也没见着身影。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起點-第八百二十二章 故人故都讀書
看着树下松软泥土,蝉蛹破土缓缓爬在树躯,挣扎着褪去重重躯壳,陆良生抿嘴笑了一下,回头望去仿如蜿蜒无尽的山道,“不见也罢,省得闹心,往后的路,还不是自己要走!”
超棒的小說 大隋國師 txt-第八百二十二章 故人故都推薦
朝山上拱了拱手,书生拉过老驴转身挤去扰扰嚷嚷的山脚集市,倾斜的阳光照来嘈杂山脚集市,附近林野间,错落的树木之后,一道满脸清渣短须的汉子,麻衣短褂,望去集市中走过人潮的书生、老驴,走过两步,又停下,扶着树躯的手缓缓抬起,叠在一起拜了下去,唇间艰难的挤出一丝声音。
“先生,靖拜见先生…..”
叮叮叮……
铃铛声,隐约从外面光幕里传来时,耳边忽地响起熟悉的嗓音:“靖儿,十五年监牢已过,往后要有活法,莫要将自己埋在过去。”
“先生?!”
陈靖猛地抬起头来,四周并没有人在,急忙追出两步,来到地势高处,远方一人一驴站在长河边上,似乎看见他了,朝这边挥了挥手。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第八百二十二章 故人故都閲讀
“先生!!!”
汉子一时间忘记了下方嘈杂的集市,奔跑出几步,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猛地跪去地上,满脸泪水,重重磕去一记响头。
“靖,往后定当活出自己!”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 txt-第八百二十二章 故人故都看書
…….
哗哗~~
水声湍急向南流去,陆良生捧起河水洗了一把脸,看了看远方横卧的佛陀山势,朝低头啃草的老驴打了一个响指。
“走了。”
运河也看过了,故人也见了,剩下的地方该是走一趟长安,至于左正阳、燕赤霞,估计是找不到,以两人的性子,这二十年里多半结伴四处游山玩水、降妖除魔,居无定所的,想要找,怕是要多费一番功夫。
可自己还停留人世的时间并不多了。
向西去了一趟太原,如今那里已不是李渊当总管了,二十年前就已经常驻长安,举家都留在那里。
不久,离开太原向西南走过太行山脉,缩地成寸之术如今修为下,想要一日千里,都不是简单的事,不到半日功夫,已经来到京畿之地,遥望长安巨城。
泾河边上,乡民劳作田间,细细的沟渠分流着河水灌溉着成片田野,远处河岸还有庙观矗立,香火鼎盛,还未过去,半道上,一个身着袍服长须的中年男子站在河边看着过来的书生,脸上露出了笑容。
上前拱起手:“泾河龙王,拜见国师!”
二十年里,他已得皇帝封正,得了神位,陪着陆良生一路去往长安也说了一些情况,当年那些阴神,也一一有了自己的庙观,去往了各处治理地方阴鬼妖魔,长安一带水患除了天道必要的天灾,他都会替百姓挡下。
沿河而走,各条河流千帆尽来长安,汇聚大大小小的码头,波浪推着河里密密麻麻的船只起伏涌动,码头上,人声嘈杂,汗流浃背的工人大声喊着号子,搬运各地往来的货物在船舱上下进出。
入了城里,一片繁华,来来往往的长街上,胡音漫漫,扭动腰肢的胡姬跳着西域舞蹈,晃响铃声,远来的客商豪迈掷出钱财,迎来媚眼;拉过的驴车,老汉挥舞鞭子,笑呵呵的载着老伴儿过去集市,指着街边花花绿绿的布绸说起什么,惹来老妻拳头打他。
“半仙算卦真准啊!”
“可不是,他算出老夫晚年要得子,高兴的从北面赶回来,果然家中一年未见的小妾,给老夫抱来白胖的小子!”
市井言语声里,陆良生听着从身旁说话走过的两人,与齣一同走去所谓半仙的地方,穿过半条街巷,不远的街坊前,排起了长龙,远远看见一个苍苍白发的老人半阖眼帘,摸着一个妇人手腕,轻柔慢捏,随后恋恋不舍的松开,说了些什么话语,令得妇人连连点头,随后又指去身后的楼舍。
“进去见到什么不要慌张,只管上柱香,投些心意功德,老夫定保你家中无事。”
这个承恩,这般岁数了,竟还摆摊算命。
陆良生笑了起来,这个大徒弟是得了他观气本事的,自然不会唬弄别人,只是有些好奇,那楼舍里有什么,让泾河龙王在外等自己,隐了身形,与红怜一起走了进去,然后,差点笑出声来。
就见马流披红挂彩端坐神台,手里还拿着几把香烛,向过来诚心礼拜的人,点点头,说些保佑之类的话语。
“公子,怕是这四人没去朝堂,反而跟承恩合伙坐起买卖了。”红怜忍不住捂嘴笑出了声,那边端坐神台的身影好像听到了话语,连忙转过头来,正想细瞅空荡荡的角落,忽然外面有人喧哗。
“快快,半仙,我家夫人快不行了……你得过去帮忙处理下后事,嗨,你别问了,就是东北那闵府那家。”
正想现身一见的陆良生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被两个下人打扮的身影架着急急忙忙离开的半瞎,走出楼舍,跟了上去。
天色渐暗,城中升起了灯火,长街远处,一栋宅院挂起了白幡。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