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 愛下-第八百零四章 重頭戲分享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今天宝宝乖不乖啊?”
贺新现在每天跟老婆通一个电话雷打不动。
“你电话打的这么晚,宝宝都已经睡着了。”
“今天浩子和奕哥来了,晚上给他们接风,回来晚了点。”
“没喝多吧?”
“没有,明天一早剧组还拍戏呢,就一顿便饭。”
说着,他又关切的问:“那你今天干嘛了,有没有出去散散步啊?你现在每天都要保证一定的运动量。”
如今程好怀孕已经八个月了,体重飙升到了一百四十斤,已经超出了孕妇体重增加应该控制在11到16公斤这个区间。为了控制体重保证以后顺利生产,同时也为了宝宝的健康,医生嘱咐平时要适当增加一些运动,比如散步、瑜伽之类的。
“嘻嘻,今天我跟琴琴姐一块儿去逛街了,运动量绝对够!”
“哦,她戏拍完了?”
对于蒋琴琴的动向他还是比较清楚的,《我愿意》杀青后,她又接了一部华艺兄弟投拍的商战电视剧,跟老段一起担纲男女一号。
“嗯,昨天刚回京城就过来看我了。不象家宁那个没良心的,拍完戏直接就回了上海都不来看我。”
薛家宁也在这部电视剧中出演了女二号。估计华艺兄弟方面也是看中了《我愿意》这部电影的市场前景,除了贺新,把几位主演都一锅端了。
如今电影和电视剧联动的模式依旧比较流行,比如国师最新的作品《山楂树之恋》前两天刚刚上映,而同名的电视剧项目就已经启动了。
包括新皓传媒去年上映的《风声》,以及今年上半年的《钢的琴》和《杜拉拉》也都已经在陆续启动同名电视剧项目。
电影打开知名度,电视剧跟上,也算是实现影视版权的最大收益。
电视剧《风声》的剧情跟电影完全是两回事,男一号老潘找了一十八的廖烦。程好虽然已经和王晶花解约自立门户,但关系依旧相处的不错,该合作还是可以很好的合作。再者廖烦本身的演技还是非常靠谱的,如果不是贺新的横空出世,人家才是原时空中真正的第一位华人柏林影帝。
《钢的琴》由张蒙父子两人导演,这部电视剧完全由他们父子主控,新皓传媒只是参与了投资。
既然人家用这部戏成就了贺新的柏林影帝,这也算是投桃报李,利益共享。
剧版《杜拉拉》是新皓和侯洪亮的山影合作,女一号杜拉拉找的是红姐力推的葛妹妹,而王伟这个角色山影方面推荐了一个曾在《闯关东》中有出色表演的靳栋,他是中戏表演系99级音乐剧班毕业的,也算是贺新的师兄。
《我愿意》这个项目比较特殊,本来就是个圈钱的项目,加上故事单薄,不太能够改编成电视剧,同时也是为了避免吃相难看,公司就放弃了电视剧项目的跟进。
相比之下黄家兄弟倒是挺鸡贼的,他们投拍的这部由蒋琴琴和老段主演的商战电视剧,从题材上就跟《我愿意》比较贴合。而且这部名叫《大时代》的电视剧就是模仿TVB的商战剧《创世纪》,都是讲三个好朋友一起创业和奋斗,然后因为价值观不同反目成仇的故事。
“买什么了?”
“没买什么,就是瞎逛,顺便在外面吃了顿饭。”程好在电话中明显透露出兴奋的语气。
想想也是,自从搬到北五环之后,环境是好了很多,但出门逛街就不太方便。不象住在老房子那会儿,出了小区大门一个拐弯就是三里屯CBD,逛街随时随地的事情。
“哦对了,我爸今天又给宝宝起了两个名字,你猜猜叫什么?”
“这我哪知道呀?”
话说自从程好怀孕后程爸都已经给孩子取了一大筐的名字了,而且为了突出自己有文化,快要把买的基本古诗词翻烂了,听说最近还学会了上网,在网上查各种诗词歌赋之类的。
“我爸这次是意思是想把我们这个程姓也加到名字里面,如果是女孩叫贺程子衿,如果男孩就叫贺程以慷。”
“纸巾、益康?呃,什么意思啊?”
“老样子呗,都是出自曹操的《短歌行》,子衿就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中的子衿。还有就是什么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中的以慷。”
“呃……”
好吧,贺新其实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听不大明白,只是在嘴里念叨了几声,道:“贺程,贺程的读起来也不顺啊,干脆就跟你姓得了。也别叫子衿啥的,跟餐巾纸的纸巾谐音,以后容易被同学取外号。我看叫程悠悠就挺好的,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悠悠我心嘛!”
当然他内心还有一句话没说,自己的女儿怎么能跟渣男的女儿同名呢,这样岂不是自己也成渣男了!
他明白老人家的意思,就一个女儿,嫁人了,生了孩子跟夫家姓,心里多少有点那个,就想把自己的姓也加到名字里,也算是一种安慰。现在社会上这种给孩子取名的方式很常见。
贺新对此无所谓,重活一回,还娶到了上辈子自己心目中女神,自己简直就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还去纠结孩子跟谁姓这个问题就太没必要了。
“啊?你真同意让宝宝姓程啊,那你不成上门女婿了?”程好很震惊道。
“上门女婿就上门女婿呗,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那过两年你再帮我生一个呗!”贺新笑道。
这年头上门女婿总不能还要去上什么男德学院吧。
“别闹,我没跟你开玩笑,说正经的呢!”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呀,说好了让宝宝跟你姓就跟你姓。”
“呃,我是说你还想生俩啊,这是违反政策的。”
贺新明白老婆的意思,她还是党员嘛,当然不能违反国家的基本国策。
“安啦,你想啊,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孩子越来越少,这个生育政策迟早是要放开的。”
印象中双独二胎,单独二胎,再到二胎全面开放中间好象就没隔几年。他和程好都是独生子女,符合最早的双独二胎政策。
“可……话是这么说,将来有没有政策谁说得准呀?”
“没政策就不生咯。”
“那,那要是男孩呢,你也同意跟我姓啊?”
“当然喽,我说话算话!”贺新轻松道。
说实话几千年的儒家文化本身就造就了中国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的思想,尤其是象山东这种儒家文化的起源地。可能城市里好点,乡下的据说女人都不能上桌的。
这时,传来敲门声。
他走过去把门开开,宁皓站在门口。
“有事?”
“《人潮汹涌》的本子照你上回的意思修改完了。”宁皓手里剧本。
“这么快呀?”
“呃,一言难尽!”宁皓朝他苦笑。
“进来再说吧。”
他拿开捂着话筒的手,对电话那头可能还处于震惊状态的程好道:“喂,浩子来了,找我有事。就这么着啊!”
“哦,那你忙,拜拜!”
“嗯,拜拜。”
挂了电话,他抬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宁皓问道:“说吧,怎么一言难尽了?”
“呃……”
宁皓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道:“就是小志对你提出的那些意见有点不太愿意接受,这个我还是让娜娜、小军他们重新完善了一下。”
“哦,没事。”
贺新并不感到意外,饶小志,嗯,有才嘛,当然多少都会有点性格。
他拿起茶几上的剧本翻了翻,道:“那我先看看,你自己泡茶啊。”
这个本子原本就是他的创意,看的时候基本上走马观花,主要是看剧情的具体走向。跟上次的初稿相比,前半部分没有多少改动,后半部分的剧情发展基本上按照了他之前提出的意见,不过也有部分明显是宁皓的自我发挥。
“是这样的,周全既然是一个冒充杀手,然后放目标跑路,两头收钱的骗子最后一定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不然过不了审。另外,我觉得陈小萌跟隔壁养猫的女主人发生点什么这个有点扯,倒不如让他终于实现了梦想,从一个一无是处的群众演员终于成为了一个大明星。吊丝逆袭嘛,观众就爱看这个。”
这个结尾虽然跟他印象中那部日本版的有点出入,但更加符合国情。
贺新稍稍沉吟后,便点点头道:“成,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了。”
“OK,没问题就好!”
宁皓一脸兴奋,接着就是一句:“那你来演周全!”
“我?”
贺新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开什么玩笑,程好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
“别呀,我没那么着急。本子还要修饰,台词需要完善,然后攒组选角,最快我估计也要明年开春才能开机。那会儿你总没问题了吧?”宁皓忙道。
“……”
他从来没想过要演周全这个角色,而且一开始拿出这个创意也是为了应付宁皓。
“要不然你找徐光头呗,这本来就是一个喜剧,你俩也算是老搭档了。”
“他不合适,他身上没有杀手那种气质。”宁皓摇头
“咦,怎么不合适了?这部戏里他不也照样演个杀手嘛!”
结果宁皓这货双手一摊:“所以咯,我也不知道你和程二是怎么想的,居然让他来演杀手。我不是说他演技不行,而是气质上不行。”
“呃,你被小看徐光头,回头你看看他的戏就知道。”贺新有点底气不足的反驳道。
其实他也觉得徐光头不太适合杀手这个角色,如果找老段甚至是邓朝、郭韬都要比他合适。但这货心心热热,程二也表示支持,那就没辙了。
“行了,这事你好好考虑考虑,反正我是认准了你就是周全的不二人选……哦,你可别忘了这是咱们自个儿的戏,关系到这个……”
宁皓站起来,说着还朝比划了一个数钱的动作,自己公司的戏,你作为老板能袖手旁观么?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
畹町饭店,算是这里一家很特色饭店,整体布局花园式的,特有热带风情。上回宁皓和张奕过来的接风宴就安排在这里。同时这里也是剧组拍摄的一个重要场景。
瑞丽这个地方四季温暖少风,据说十二月份白天的温度也能达到二十七八度。所以这里的建筑大都十分简单,除了卧室是一个密闭的固定建筑,其他路餐厅、厨房、客厅之类的几乎都是只有个顶棚,四面没有墙,四角的立柱之间挂着遮光帘,平常敞开着,只有遮光防雨时才拉上。
畹町饭店的布局也是如此,一个个包间就跟亭子一样,外面被各种热带的绿植包围,环境很好。
此时贺新整个人背对这镜头,这是一个凝固镜头,画面只有他肩部以上的一个大特写。
“改在畹町饭店,十点半!”
稍稍停顿片刻之后,他又说了句:“等你五分钟!”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卡,这条过了,调整机位。”
今天这场戏是王对王,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贺新已经知道徐光头被抓了,按照剧情前面都有铺垫。比如之前贺新跟徐光头通电话交易的时候,贺新约他在老地方勐秀车站交易,但徐光头回了一句:“怎么改地方了,不是在镇上的米线店么?”
这句话是暗语,说明徐光头已经被抓了。富贵险中求,或者贺新没有办法只能找徐光头交易,同时也是给徐光头一个机会。
他再次改地方,且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就是不给警方反应布置的时间。
这条过后,又补了一条侧面的镜头。
接着便是上正菜,这是一场三个人的群戏,开拍前贺新、徐光头和张奕三人反反复复走位、排练、确定各自的台词和动作。
一切准备就绪,这才正式开拍。
“摄影就位!”
“收音没问题!”
一脸彪悍的徐光头大头,张奕拎着箱子跟在他身后,因为只有五分钟的时候,两人的步履稍显匆忙。两人沿着走廊一路过来,徐光头一眼就发现了坐在亭子里的贺新。
两人走进亭子,没有寒暄,也没有一般警匪片中老大之间各种切口、嚣张、摆谱之类的。《边境》这部片子的风格就注定了干脆利落。
徐光头径直走到桌子对面,贺新只是朝乔装成徐光头拎包小弟的张奕多看了两眼,其实他明白对方只是警察。而张奕同样在偷偷观察这位传说中的大独枭。
当张奕拉开椅子把手里的黑色皮箱放到桌上时,贺新也没有废话,直接把一个一模一样的箱子也拎到桌上。
徐光头想拿过箱子,但贺新却出人意料的按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很冷静道:“这次我要先看钱。”
他冒这么大的险就是为了钱。
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警方为了稳住独枭,以便捉拿归案,不可能用假钱来糊弄。
贺新眼神始终很平静地看着徐光头,张奕警惕地看了看他,又跟徐光头眼神交流了一下,徐光头眉头微微一挑,张奕配合着打开了手里的箱子。
满满一箱的毛爷爷,摄影师给了个特写镜头,贺新伸手进去翻出一叠来弹捻了一下,确认里面夹着不是白纸,这才把箱子推给了桌子对面的徐光头。
正当徐光头打开箱子也准备验货时,贺新突然按住箱子,回头看着张奕,张奕同样也盯着他,这一刻他可能也预感到对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
“我以后不做了,给条活路行吗?”贺新近乎用哀求的语气道。
目光中充满了恳切。
张奕看着他,内心已经相信他说的这是真的,做完这一单,眼前这个传说中的大独枭真的要洗手不干了。
但是法律不允许,警察不允许,国家不允许,广店总局更不会允许,他内心暗暗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终于拔出枪来对准了贺新的脑袋。
贺新同样心里暗暗一叹,闭上了眼睛。
“把箱子打开!”张奕冷静地命令徐光头。
作为警察,他首先要确定箱子里的证据。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