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菱讀物

wf7tj優秀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 愛下-第三十一章 美好的一天看書-7yfv9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旧敦灵,温彻斯特事务所。
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头顶的天花板上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有些是几年前的旧物了,有的又好像是昨天才刚刚贴上。
洛伦佐伸了个懒腰,大概是知道自己的目标了,洛伦佐就连起床都充满了动力,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丢在一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走下了床。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洛伦佐也不清楚该称之为使命感,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觉得自己空虚的身体都充盈了起来,迷茫的黑暗里看到了指明的灯塔。
走到一楼,在自己熟悉的沙发上坐下,目光看向前往,正好能越过窗外,见到生机腾腾的世界。
清晨的微光下,能看到几个孩童在追逐打闹,他们的家长就跟在身后,笑嘻嘻地交谈着,欢声笑语,一片美好,这看得洛伦佐目光有些直了,他不曾拥有过这些,也难以理解,但这都不重要,这倒让他回忆起了昨天会谈的最后。
实际上在离开那黑暗的墓地后,洛伦佐仍有着些许疑问,女王说她并不具备什么所谓的勇气,那么她又是从何来的力量,做出这些微乎其微的反抗呢?这让洛伦佐觉得女王有些矛盾,他本想问问亚瑟的,可在离开前却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在那片空旷的地下草野上,女王站在大门旁目送着两人的离去,但在洛伦佐回头注视她时,他看到了之前问自己话的那个女孩,她欢腾地跑向女王,她们两个说了些什么,洛伦佐没有听到,但那时他倒有些理解女王的想法了。
人或许无法为自己而勇敢,但有时却会为了别人踏入黑暗。
原来大家都是无药可救的凡人。
洛伦佐这么想着,拿起钉剑再度擦拭了起来,接下来的行程已经确定了,洛伦佐将随着船队抵达维京诸国,越过寂海前往世界尽头。
船队早已集结完毕,但似乎还有些问题要处理,洛伦佐倒有了些闲暇的时间,可这种情况下,他很难让自己闲下来,但又不清楚该做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剑刃,将其擦的锃亮,然后放在一边。
洛伦佐想起了什么,然后从脏衣堆里翻出了那个圣银冠冕。
在手中随意地把玩着,洛伦佐的内心也有了些新的想法,实际上他目前要面对的主要威胁倒不是预言里的末日,而是保持整个世界静默机制的缄默者们,那些诡异的家伙没有心智可言,完全是遵从着某种规则行动。
现在它们被某种东西吸引了,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清理像洛伦佐这样的知情者,但谁也不清楚它们什么时候能会缓和过来,因此能阻断【间隙】入侵的圣银反倒是最为珍贵的资源了。
洛伦佐凝视着这冠冕,新的想法在脑海里升起。
经过了这么多,洛伦佐几乎还原了猎魔人与妖魔之间的联系,将那神圣的修饰全部丢掉,只是一个又一个真实的原理,无论是秘血还是权能,乃至诡异的【升华】,曾经模糊不清的世界在他的发掘下已经不断清晰了起来。
甚至说洛伦佐已经隐隐猜到了【升华】的尽头,以及缄默者与猎魔人之间的联系……
那么圣银呢?
这种诡异且极具针对性的金属,洛伦佐至今也没有查清它存在的缘由,它们就如妖魔一样凭空出现,并且用一点就少一点,在与静滞圣殿隔绝的情况下,这可以说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
这是不对的,洛伦佐已经意识到了,这世界的所有不解之谜都是一个完整的圆圈,它们相互咬合着,形成了一个闭环,洛伦佐现在只是还不够了解它们而已。
现在洛伦佐还有着一种奇怪的预感,他觉得自己或许能在世界尽头里找到所有的答案,无论是妖魔还是圣银,还是说这世界的本质……
“洛伦佐!”
清脆的喊声响起,伴随着大门被用力地推开,洛伦佐的思绪被粗暴地打断。
好在洛伦佐也算是足够冷静的人,换做以前的自己,说不定现在钉剑已经架起来了。
“伊……伊芙?”
洛伦佐看清了那个站在大门口的家伙,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家伙怎么又来了。
刀剑聊斋
“哟!早上好!”
另一个声音响起,只见在伊芙身后还跟着一个家伙。
红隼似乎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从他的样子来看他的伤应该是都好的差不多了,绷带支架什么的都也拆掉了,不过从他时不时龇牙咧嘴的表情来看,应该还处于恢复阶段。
“哇,你是在房间里养猪了吗?”
红隼毫不掩饰对于房间的嫌恶,一边走一边对着事务所内部的装饰评头论足,然后停在墙壁旁,看了看上面的牛头装饰。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个牛头倒没有什么异样,主要奇怪的地方在于挂在牛角上的东西。
“你一般用这东西挂袜子?”
红隼指了指牛角上挂着的袜子,他很难想象洛伦佐脱袜子时到底该是何等的豪爽,才能把这玩意挂在这上,洛伦佐则面无表情地保持着沉默。
好消息是他终于找到了丢失的袜子,坏消息是这种情况真的不是很好,有种被人公开处刑的感觉。
“我说,你们是来干嘛……”
洛伦佐发问道,但没有人在意他在说什么,红隼继续对事务所的内部环境评头论足着,整个人贱的不行。
“你这生活环境……你是要烂在这里吗?”
红隼拿起一个酒瓶,里面还有着浅浅的一层酒液,上面悬浮着数不清的烟头和沉积的烟灰,而这样的瓶子还有很多,罗列在了角落里。
“你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收拾屋子啊。”
伊芙也说道,她本想找些没有杂物的地方落脚,但在走了几步后她就放弃折磨自己了,随意地踩在乱七八糟的东西上。
“你们不上班的吗!”
洛伦佐忍不住地尖叫道。
“啊?今天休假,我们是来给你送行的,嗯,也不对,应该说离别晚会!”
伊芙想了想说道。
“啊?”
洛伦佐搞不懂她在说什么,什么送行?什么离别晚会?这些人在搞什么?
不等洛伦佐继续问什么,一辆马车停在了事务所的门口,车厢微微摇晃,好像里面在发生什么,下一刻车门被打开,赫尔克里被丢了出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只肥硕的毛丝鼠,看起来被关的这些天里,它的伙食还不错。
一人一鼠倒在地上,似乎是嗅到了新鲜的空气,短暂的沉默后,他们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自由!”
赫尔克里高呼着,然后喘着粗气爬进了事务所,也不知道他遭受了什么,整个人一副逃难回来的样子,见到红隼拿着的酒瓶,他也不看里头有什么一把抢过来就闷了一口。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赫尔克里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呕”!
“要吐滚外头啊!”
洛伦佐翻过沙发,一把扼住了赫尔克里的喉咙,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抓住酒瓶,不让他吐出来,这个猎魔人力量大的非凡,只见他这么拖着赫尔克里,又把他丢出了事务所,大门敞开,门外干呕声不断。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洛伦佐看了看这几个不速之客,以往事务所的平静生活碎成了一地的玻璃渣,这糟糕混乱的开局让洛伦佐十分不适。
自凡露徳夫人离开后,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通常一整天都没有人来打扰他,而洛伦佐就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浪费着人生。
可今天就像一枚炸弹被投了进来,把洛伦佐整个人都掀翻在地。
“赫尔克里没有什么太大的研究价值了,黑山医院便决定让他出院,但总不能随便把他丢在道边吧,就只好送你这来了。”
蓝翡翠走下了马车,面无表情地对洛伦佐说道。
“哈?”
洛伦佐一脸的莫名其妙。
“然后便是任务的详细情况,这个会由伯劳向你阐述。”蓝翡翠看了一眼事务所内部,没有找到伯劳的影子,“看起来他还没有到。”
蓝翡翠说完便走了进来,她是个很少有表情的家伙,但面对这杂乱的室内,她还是忍不住和红隼露出了同样的表情,然后费尽心力地找到了一个还算可以坐下的地方。
“霍尔默斯先生,我建议你需要注意一下个人生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洛伦佐粗暴地打断了蓝翡翠的话语,他现在感觉就像是一只被人掀了窝的老鼠。
“我感觉我的胃在哭泣,我到底喝了什么?”
赫尔克里吐完了,有气无力地走了进来,他感觉自己的喉咙火辣辣的疼,还想说什么胃部一阵翻滚,他又跑到外面扶着墙吐了起来。
这就像一场见鬼的交响曲,赫尔克里的呕吐声、波洛叽叽喳喳的乱叫、红隼的评头论足,还有蓝翡翠那带着些许鄙夷的眼神……
楊志 遠
“伊芙!”
洛伦佐突然想起了这个该死的罪魁祸首,转过身吼道。
“怎么了?”
伊芙被洛伦佐这吼声震的一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见她踩着椅子,试图把挂在墙上的温彻斯特取下来。
“你最好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洛伦佐一脸死意地看着她,这眼神弄得伊芙一慌,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下,讲起这些奇怪的事。
“你还不知道吗?你被编入了接下来前往维京诸国的船队,这可是个大远征,要比高卢纳洛还要久,你说不定会在海上漂几个月。”
伊芙说道,她也是昨天晚上才得到的消息,净除机关很重视这次行动,有很多人都被编入了船队之中。
“听说你们是要代表英尔维格去和维京诸国进行军事交流,你们还会带上原罪甲胄一起。”
听着伊芙的话,洛伦佐沉默了下来,很显然伊芙知晓的这些都是假的,或者说烟雾弹,这次行程的真正目的是世界尽头,但这个信息应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比如……
洛伦佐看向一旁的蓝翡翠,这个漠然的女人很少出现在洛伦佐身边,一旦出现想必就是接受了什么命令,而蓝翡翠就像知道洛伦佐在想什么一样,她说道。
“这次行动我和伯劳会与你同行协助……主要还是你和伯劳,我只是一个随行的而已。”
两人聊着只有他们懂的事。
“所以你们过来做什么?”
系統 的 超級 宗門
洛伦佐又看向了伊芙,他很好奇为什么这几个家伙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我们打了个赌。”
伊芙突然说道,有声音接着她的话说道。
“我们赌你会不会收拾房间,它又会乱成什么样子。”
塞琉推开了门,她扫了一眼室内,脸上露出了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你这次至少得离开几个月,我们怕等再到这里时,你这个可怜的事务所真的会变成老鼠窝。”
在洛伦佐震惊的目光里,塞琉就这么走了进来,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
洛伦佐脑子有些乱,感觉变成了一团浆糊。
“所以你怎么又过来了?”
洛伦佐头一次觉得事务所变得拥挤了起来,它好像从来都没有迎接过这么多的客人。
“和我的护卫们商讨一下接下来的行程,有什么问题吗?”
塞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啊?”
洛伦佐一愣,今天事态的展开有些太快了,洛伦佐有些接受不能。
“此次前往维京诸国,不止有我们净除机关的人员,还有斯图亚特家,”蓝翡翠适时地补充道,“斯图亚特家将于维京诸国展开贸易合作。”
洛伦佐记得这件事,塞琉和他提过的,他此刻有种被阴谋诡计缠身的感觉,糟糕极了,他就应该在伊芙推门的那一刻一脚把这些家伙都踹出去。
“所以?”
洛伦佐发出疑问。
“嗯,所以。”
塞琉回答,两人用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交流着。
腐烂潮湿且脏乱的事务所难得地有了活人的生气,只是这次生气有点太多了,让这里的主人充满了不适感。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